您的位置:首页 >频道 > 新闻 >

管清友:政策更关注规范和防风险

最近5年,我国经济政策在不断丰富和完善。党的十八大提出了“三期叠加”(增长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的判断。此后,中央提出了“新常态”的判断。2015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三个提法解决了怎么看、怎么干和具体实施路径的问题,政策在不断地调整和完善。

与政策延续性调整相适应,很多人觉得,近5年经济周期消失了。其实,周期并没有消失,只是变得相对“钝化”,因为经济政策越来越重视管长远,其作用的周期越来越长,以至于经济主体对于政策的反应“钝化”,但经济周期仍然存在。回头来看,2017年以来的经济运行形势有点像2013年到2014年初,但又不完全等同,因为当前更加重视操作规范和防范风险。

首先是货币政策强调稳健中性。近些年,我们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2016年12月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2017年货币政策从稳健变成稳健中性。2017年12月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2018年货币政策基调仍是稳健中性。稳健后面加个“中性”,相对以前的不够中性,是某种程度的收紧。

二是加强金融风险防控。从历史来看,凡是货币政策宽松的情况下,一定会出现资产端和资金端不匹配,最终导致中间的各种业态、模式、业务出现问题,大量的并购、收购,然后融资,导致大量的资金空转。银行发行理财,把老百姓的钱放到银行表外的资金池里,再委托给专业机构,当专业机构发现资产收益率没有办法保证的时候,有些就买同业存单或者收益率更高的理财,于是引发了金融业和实体经济脱节情况下的“过度繁荣”。2017年上半年以来,监管部门下了十几道“金牌”,出台了很多监管措施,包括最近出台的资管新规,就是要把“过度繁荣”和潜在风险消灭掉,回归金融的本源和理性。

第三是规范财政资金。在对借贷平台公司、城投公司加强管理后,从2016年开始,财政部开始规范PPP模式。因为,借着PPP模式的推广,地方政府又找到了新的融资模式,金融机构也快速推广项目,但其中很多不是真实规范的PPP,隐含了很多风险。

第四是地产信贷紧缩。2016年开始了新一轮房价快速上涨,先是深圳、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然后是杭州、南京等“新一线城市”,到今年甚至波及了部分三四线城市,房价快速上涨,当然不是好事。从2017年的3月份开始,各地限购限贷措施层出不穷,房贷利率持续上行。

今年初的降准有利于保持流动性松紧适度,缓解市场绷紧的情绪,同时考虑到偿还央行中期借贷便利(MLF)、对冲贸易摩擦等因素,操作所带来的资金量并没有想象得那么宽松。总体判断,2018年的经济走势及相关政策走向应不会有太大变化,相机预调微调应是很好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