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频道 > 新闻 >

阿里文学牵引大文娱:突围IP争夺战 打造增量市场

2017年是网络文学的爆发之年,除了百度文学、磨铁图书等获得新一轮融资外,掌阅科技、阅文集团先后登陆资本市场更是引发了网文市场的狂欢。

同样作为阿里大文娱生态中的一环,阿里文学在1月18日的行业生态峰会上宣布,将战略从“新基础设施赋能”升级至“建设新基础设施打造网文增量市场”。

这一看似简单的变化,实则是阿里大文娱对产业链布局的新构思。在俞永福离开阿里大文娱后,阿里文学更加强调基础设施的属性,希望为下游的动漫、影视、游戏等领域输送优质IP,这也是完善阿里大文娱生态圈建设的重要一步。

对此,阿里文学CEO宇乾明确表示,依托阿里生态,阿里文学的定位是以阅读平台和IP联动平台为基础的综合性基础设施体系。

“2018年阿里大文娱关键词就是‘共振’。”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轮值总裁杨伟东在发布会上表示,未来一年阿里大文娱将大力推进影视、文学、游戏、衍生品等不同业务之间的化学反应,在商业化、大宣发、IP联动、会员运营等方面为内容方不断提供新玩法。

具体而言,背靠着阿里大文娱体系,阿里文学的作者在进行网络文学创作的同时,享受影视、游戏、动漫、漫画、舞台剧等衍生的服务。对于网文作者来说,充分实现手中内容的价值最大化,需要寄托于综合性平台的赋能,而阿里文学的出发点就是要打通内容、渠道和技术层面的隔阂,通过建设新基础设施打造网络文学的增量市场。

阿里文学CEO宇乾在接受包括时代周报记者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从未对阿里文学下过盈利指标,盈利不是现阶段的主要指标。他认为,阿里大文娱的组建时间并不长,包括8个BU都是并购过来的,融合过程中的艰难可以想象。

“在阿里巴巴收购整合UC之前,中国互联网界千人以上的并购没有一例成功的案例,UC之后是高德、优酷,阿里巴巴是在融合的基础上完成了一个个奇迹,阿里大文娱的组建也是一个奇迹的产生。”宇乾说。

撬动增量市场

阿里文学CEO宇乾在演讲中表示,互联网广阔开放的空间和全新的用户模式,催生出网文的1.0时代,2.0时代是移动互联网的全面普及,使得网文以碎片化的内容占据用户时间,网文的趋势从“创作繁荣”发展到“用户繁荣”。

根据CNNIC公布的第4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我国网络文学市场规模达到90亿元左右,但截至2017年中国泛娱乐产业规模已经达到5800亿元,而且数字阅读仍是各大网文平台主要的收入来源,而其他的收益,比如版权分销、广告收入占的比例非常小。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消失,网络文学已经进入下半场,如何冲破数字阅读的天花板,打造增量市场,已经成为网文行业关注的焦点。

“经过PC和移动两个时代,今天的网络文学已经进入到以IP联动为核心的新时代。”宇乾指出,以IP联动为核心的“新阅读”时代区别于以前的两个阶段,未来阅读已成为多触点的IP消费,文字会贯穿在多元化的娱乐场景中。

“文学是IP培育的重要源头之一,阿里文学也是大文娱的重要资产,我们希望通过生态平台为网络文学产业持续赋能。” 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轮值总裁杨伟东对阿里文学进行定位。

他认为,网络文学正从纵向到横向融生的升级过程,平台和合作伙伴也从过去的单点合作转变成基于更多元商业化的多点融生。“在阿里大文娱的体系下,阿里文学将通过搭建和完善从文学到影剧漫、衍生开发的产业链,在多元消化IP的同时,反哺作者,为他们提供更大的成长空间。”

构建综合性基础设施

毫无疑问,文娱产业早已进入“IP为王”的阶段—在泛娱乐产业,IP居于产业链的最顶端,尤其是高人气的文学作品,极有具备改造成动漫、影视作品、游戏、综艺节目的潜质。

但在文学IP开发的过程中,单体公司很难同时完成多元化衍生,综合型平台则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实现IP在不同维度的衍生生态。

因此阿里文学IP联动的落点,是阿里的大文娱生态。宇乾宣布,在内容建设上,阿里文学将联合大鱼号为内容创作者提供全新的创作阵地,且通过信息流平台助力优质作品的培育及宣发。目前,阿里文学作者已经陆续入驻大鱼号。未来,大鱼号上的优质创作者也有机会成为阿里文学的签约作家。

其次是宣发方面,阿里文学通过整合大文娱内外部资源,实现网文IP的多触点宣发。例如去年,阿里文学联合UC推出网络文学大神互动娱乐栏目《大神来了》,天蚕土豆新作《元尊》首次通过书旗小说、UC小说、虾米音乐、优酷、来疯直播等平台,实现了网文、歌曲、剧集、直播、H5的全平台衍生及宣发。

在衍生生态上,由阿里文学、优酷、阿里影业联合发起的HAO计划将迎来全新升级,升级范围包括服务、模式、IP范围及发行渠道。在最新公布的HAO计划合作名单中,包括传统制作公司华谊兄弟、慈文,网络电影制作公司新片场、奇树有鱼、淘梦、映美等业内顶级合作伙伴。

此外,阿里文学与优酷也探索出了内容反向衍生的新模式,通过超级剧集《白夜追凶》《大军师司马懿》推动相关网文的阅读,形成了差异化的IP培育策略。据了解,在剧集播放期内,阿里文学由超级剧集衍生的小说访问量提升了40%以上。

“我们的作者签约阿里文学,实际上并不是单纯地签约阿里文学,其实是签约阿里巴巴大文娱,签约整个阿里巴巴的文化娱乐产业生态。”阿里文学副总裁、总编辑周运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阿里文学还宣布与天猫图书达成战略合作,将实体书和其电子版权相结合,将线上线下资源打通,从而建立数字阅读分销、代销体系,助力实体书的电子化及多场景触达,提升文学作品的流通与销售效率。

阅文集团启示录

2017年11月8日,阅文集团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开盘上涨约63%,报收于90港元,市值达到816亿港元。随后阅文集团股价一路走高,市值一度逼近千亿大关。

然而实际上,阅文集团的财报数据却并没有股价的走势凌厉。根据阅文集团上市前提交的招股书显示,2016年其总营收为26亿元,较上一年增长59.1%;2016年纯利润为3040万元,与2015年相比转亏为盈。

因此阅文集团能够获得如此高的市值,背后是全球资本市场对网络文学发展前景的看好,以及对腾讯以网络文学为入口、抢占泛娱乐领域高地的信心。作为腾讯旗下的控股公司,阅文集团位处国内网文市场的第一梯队,也是腾讯泛娱乐产业链的源头,为腾讯的游戏、影视作品提供了大量的优质IP。

在阅文集团的示范效应下,阿里文学的跟进将显得尤为重要,特别是在阅文集团率先领跑的情况下,阿里文学的成败将直接影响到整个大文娱生态的构建。为此阿里文学CEO宇乾在接受包括时代周报记者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从未对阿里文学下过盈利指标,盈利不是现阶段的主要指标。

“现阶段的主要指标,第一,在文学平台上是否能够服务好读者,产品是否完善,包括易用性、覆盖度等;第二,原创方面,是否能够服务好作者、大神;第三方面,是否能让优秀的作者的作品影视化等。”宇乾表示。